当前位置: 首 页 > 闻一多著作 >

思念祖国的情书-《太阳吟》

发布时间:2009-08-11来源:闻一多纪念馆 点击:
  

  【背景】新诗《太阳吟》闻一多创作于1922年7月赴美留学两个月之后,最初刊载于同年11月25日出版的《清华月刊》第260期(文艺增刊);后收入诗集《红烛》,1923年9月由上海泰东图书局印行。与此前此后创作的《孤雁》《忆菊》等诗篇一样,字里行间洋溢着海外赤子对祖国、对故乡的殷切思念。

 

  太阳吟

  太阳啊,刺得我心痛的太阳!
  又逼走了游子底[1]一出还乡梦,
  又加他十二个时辰[2]底九曲回肠!

 
  太阳啊,火一样烧着的太阳!
  烘干了小草尖头底露水,
  可烘得干游子底冷泪盈眶?
 
  太阳啊,六龙骖驾[3]的太阳!
  省得我受这一天天底缓刑,
  就把五年当一天跪完那又何妨?
 
  太阳啊──神速的金乌[4]──太阳!
  让我骑着你每日绕行地球一周,
  也便能天天望见一次家乡!
 
  太阳啊,楼角新升的太阳!
  不是刚从我们东方来的吗?
  我的家乡此刻可都依然无恙?
 
  太阳啊,我家乡来的太阳!
  北京城里底宫柳[5]裹上一身秋了罢?
  唉!我也憔悴的同深秋一样!
 
  太阳啊,奔波不息的太阳!
  你也好像无家可归似的呢,
  啊!你我的身世一样地不堪设想!
 
  太阳啊,自强不息的太阳!
  大宇宙许就是你的家乡罢,
  可能指示我我底家乡底方向?
 
  太阳啊,这不像我的山川,太阳!
  这里的风云另带一般颜色,
  这里鸟儿唱的调子格外凄凉。
 
  太阳啊,生命之火底太阳!
  但是谁不知你是球东半底情热,
  同时又是球西半的智光?
 
  太阳啊,也是我家乡底太阳!
  此刻我回不了我往日的家乡,
  便认你为家乡也还得失相偿。
 
  太阳啊,慈光普照的太阳!
  往后我看见你时,就当回家一次;
  我的家乡不在地下乃在天上!


  【注释】
  [1]底:结构助词,表示领属关系,相当于后起的“的”。下同。
  [2]时辰:旧时的计时单位。一昼夜的十二分之一,等于二小时。
  [3]六龙骖驾:据传说,太阳神所乘之车,驾以六龙,以羲和为御者。骖驾,驾驭。
  [4]金乌:太阳的代称。传说太阳中有三足乌。
  [5]宫柳:紫禁城周围的柳树。借以指代京城和祖国。


  【赏析】
  作为弱国的子民,诗人在大洋彼岸遭遇了许多苦难和屈辱。这首诗,既是远方游子思念、赞美、眷恋祖国的一封情书,也是炎黄的后裔为捍卫民族尊严而战的一篇檄文。
  每三行为一节,每三节为一个乐章,“新格律诗”的框架已初见端倪:第一乐章,抗议太阳。把游子从“还乡梦”中惊醒的太阳,令人“心痛”,未免有些粗暴。游子“还乡梦”中的“冷泪”,犹如“小草尖头”的“露水”,连“火一样烧着的太阳”也难以把它“烘干”。留学的日子刚刚开始,每天“十二个时辰”,持续“五年”,何其漫长!为期“五年”的“缓刑”能否“一天跪完”呢?第二乐章,求助太阳。太阳每天“绕行地球一周”,打破人们的各种美梦,一切意气用事都将于事无补。合作吧,“骑着”太阳旅行,每天望一望“家乡”?或者,听一听“东方”世界的社情民意,问一问“北京城”的“宫柳”是否换了秋装?第三乐章,认同太阳。游子像太阳一样“奔波不息”,太阳像游子一样“无家可归”;二者互相认同,才能彼此倾诉:太阳以“大宇宙”为家,好男儿以四海为家;尽管生活的背景和底色不尽相同,“自强不息”的精神闪烁着同样的光芒。第四乐章,崇拜太阳。游子回不了“往日的家乡”,只好把太阳当作移动的“家乡”;令人崇拜的太阳,兼有东半球的“情热”和西半球的“智光”。此时,太阳光不再令人“心痛”,游子像崇拜家乡一样地崇拜太阳。他们的“家乡”高高在上,每天如日当空,能不翘首仰望?!
  每一节有一个主题句,句子中的关键词“太阳”首尾呼应;全篇累计出现24次,不枉题为《太阳吟》。“家乡”凡九出,另有“回家”、“还乡梦”、“无家可归”各一例,“游子”一例,也可以视为“思乡曲”。
  清代著名诗歌评论家叶燮《原诗·外篇》云:“诗是心声,不可违心而出,亦不能违心而出。功名之士,决不能为泉石淡泊之音;轻浮之子,必不能为敦庞大雅之响。……凡如此类,皆应声而出。其心如日月,其诗如日月之光。随其光之所至,即日月见焉。故每诗以人见,人又以诗见。”著名作家萧乾生前曾以“其心如日月,其诗如日月之光”称赞闻一多及其作品,可谓恰到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