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 闻一多著作 >

闻一多著名诗集--《死水》

发布时间:2009-08-11来源:闻一多纪念馆 点击:
  

封面和封底

 


书中设计的环衬

  1928年闻一多《死水》出版,这是闻一多的第二部诗集,收录有诗集《红烛》以后所作的新诗28首。在思想深度、题材广度和表现手法等方面,《死水》远远超越了《红烛》,它是我国诗坛上不可多得的杰作。对祖国的历史和文化的酷爱、自豪和骄傲以及对祖国的动荡、贫困、落后的现实的痛心,在这部诗集里极其鲜明和十分强烈的表现出来,思想感情挣扎在现实矛盾的痛苦之中,博大深厚的爱国情怀贯串整部诗集。《死水》出版进一步确立了闻一多在中国诗坛上的地位。

    《死水》的装帧是闻一多亲自设计。封面和封底全部使用无光黑纸,在封面左上方和封底右上方各设计长方形金框,框内上方各横印“死水”二字,下方印“闻一多”三字。整个封面使用金黄与浓黑两色,表达出庄重典雅和深沉宁静的风格。书中设计的环衬,使用线条描绘出高举旌旗、手持长矛盾牌的武士们,跨着战马在飞矢中顽强行进的雄武战列。封面与环衬构成的动静对比,显示了《死水》的基调和诗风。


  《死水》——背景简介

  闻一多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集诗人、学者和斗士于一身的重要诗人。他创作的诗集主要有《红烛》、《死水》两部。这两部诗集虽然是闻一多思想和艺术风格发展不同阶段的产物,但它们共同贯穿着一条爱国主义红线。

  诗集《红烛》是闻一多第一本诗集,这个诗集中不少作品反映了诗人强烈的反封建意识、在异国他乡的孤寂以及对祖国的眷恋之情。其中,《太阳吟》写得很有特色。诗人借助想象的翅膀,寄情于太阳,向它倾诉了思乡恋国的衷肠。诗集《死水》所收辑的作品无论是思想的深刻,还是艺术的成熟,都要比《红烛》集中的作品有显著的提高。其中《发现》、《一句话》、《死水》等诗篇,写得或悲痛、或激愤、或豪迈热烈,抒发了诗人对祖国命运的忧虑与关切,表达了诗人强烈的爱国热情。读者无论何时读到这些作品,都会为之动情、颤栗。


  《死水》——内容精要

  《死水》是闻一多1925年7月归国后两年的诗作,共二十八首,出版于1928年。诗人前期诗集《红烛》是自由诗集,反映求学时期的恩想感情,更多地抒写幻想。《死水》则是格律诗集,是诗人面对丑恶现实所发出的深沉的抗争。但贯穿两本诗集的却是同一条红线,即强烈的爱国主义,只不过诗人情感的表现由前期的“红烛”式赞美、思念,向“死水式”的揭露、诅咒转变,因为诗人愕然发现想像的中华和现实的反差是那样的大,这里有一个“如花的祖国”存在,到处是军阀的统治和劳动人民的呻吟。他无比沉痛地把爱国热情和对现实的愤怒以及对军阀混战下残破的祖国现状的失望和悲哀,凝聚于笔下,倾注在深沉而愤激的诗篇中。收在集中的二十几诗,虽然所写内容各异,却无不围绕着诗人深沉的爱国情感落笔。

  《洗衣歌》表达对民族歧视、民族压迫的愤慨,流露出强烈的民族自豪感。他将“高等”洋人的罪恶、肮脏,同“下等”华人低微然而神圣的劳动作了鲜明的对照:“我洗得净悲哀的黑手帕,我洗得白罪恶的黑汗衣。贪心的油腻和欲火的灰,你们家里一切的脏东酉,交给我洗,交给我洗。”,“胰子白水耍不出花头来,洗衣裳原比不上造兵舰。我也说这有什么大出息——流一身血汗洗别人的汗?你们肯干?你们肯干?  ”字里行间充满爱憎和愤慨。《发现》是诗人归国不久的诗作。表达对军阀统治下国家满目疮痍、哀鸿遍野、田园荒芜、民不聊生的破败现实的悲愤,痛苦和抗争。诗的开头就惊心动魄,不同凡响:“我来了,我喊一声,迸着血泪,‘这不是我的中华,不对,不对’!”诗人幻想中的祖国是美好的,当他满怀着报效祖国的豪情跨进国门,突然面对破败现实,顿时产生了情感的逆差。诗人悲愤、痛苦,发出“不对,不对”的呐喊,“追问青天,逼问八面的风”,用“拳头擂着大地的赤胸”,询问这悲惨的根源到底是什么?可是“青天”、“大地”、“风”都不能告诉诗人任何消息。诗人哭喊着“呕出一颗心来”发誓:永不改变他那一片忠贞热切的爱国心。

  诗集中作者最得意的《死水》一篇起笔便刻画出“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的“一沟绝望的死水”的景象,表达了对现实社会的彻底绝望的情绪。然而,“这不是‘恶之花’的赞歌,而是索性让丑恶早些恶贯满盈,‘绝望里才有希望”’(朱自清语)。所以,“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既然“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那么“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死水》——知名篇章

  诗集《死水》即以此篇来命名,是诗人在梦想被击碎后发出的愤然诅咒。

  在艺术表现上,本诗被认为是闻一多“三美”论的典型体现:全诗五节,每节四句,每句九字,称得上“节的匀称,句的均守”,给人以“建筑美”之感。

  诗作由主旋律“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领起,绘成一幅静中含动的丑恶臼像,接着又在动中写静励静相生。而这一切都是紧紧围绕主旋律来弹奏,临近结束,本来低沉的情绪,用“这里并不是美的所在”一句惊起,表现了对死水世界的断然否定!

  死水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扔些破铜墙烂铁,
  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
  铁罐上锈出几瓣桃花;
  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
  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光。

  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
  飘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们笑声变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
  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这里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死水》——著作解读

  闻一多是着名的爱国诗人,爱国之情可以说是闻诗最突出的特征。闻一多曾留学美国,热情地学习西方文化,却又强烈地感到民族与文化的压迫,之所以能炮蘸深情地写下这些“爱国主义”诗篇,对他来说,是出于一种文化上的反抗。在异国他乡弱国小民炮受凌辱备受歧视的刻骨铭心的感受,使他对西方文化产生了一种逆反心理,而对于东方文化的热爱有时到了近乎偏执的地步。这些诗篇所表现出的深送而炽热、悲枪而激越,甚至复杂难言的情绪,正是代表了这位根植在深厚的传统文化土壤中的现代知识分子办乙的矛盾与痛苦。

  在诗的表现艺术上,闻一多最着名的是他“新诗格律化”和诗要有音乐美、绘画美、建筑美的“三美理论”。音乐美强调诗要“有音尺,有平仄,有韵脚”;建筑美强调诗要有“节的匀称,句的均齐”;绘画美强调词藻和色彩的缤纷。《死水》中的诗正体现了闻一多创作中对其艺术理论的贯彻。《死水》一篇尤被认为是体现“三美”格律诗的典型。其他如《口供》之诗式齐整、色彩斑斓;《罪过》之音节和谐、动人等都达到了他所要求的“戴着镣铐跳舞”,不但不觉得它是桎梏,反而显出艺术的纯熟的境界。

  一方面执着于东方文化“和谐、均齐”的传统美学理想,一方面有着西方文化带来的强烈的生命意志与个性自觉,这使得闻一多诗中充满了矛盾的张力: 《春光》中自然的和谐与社会的不和谐;《仙跳》中生活的宁静与心灵的不平静;《你莫怨我》中言辞的洒脱与情感的偏执,一巨大而深刻的幻想矛盾时刻汹涌冲击着本性激烈、热情的诗人,而诗人却追求情感的克制,这就造成了闻一多《死水》中诗的形式规整而感情强烈灼人的独特凤格。

 

  一句话

  有一句话说出就是祸,
  有一句话能点得着火。
  别看五千年没有说破,
  你猜得透火山的缄默?
  说不定是突然着了魔,
  突然青天里一个霹雳
  爆一声:
  “咱们的中国!”

  这话教我今天怎么说?
  你不信铁树开花也可,
  那么有一句话你听着:
  等火山忍不住了缄默,
  不要发抖,伸舌头,顿脚,
  等到青天里一个霹雳
  爆一声:
  “咱们的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