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 闻一多轶事 >

闻一多与梁实秋的交往

发布时间:2009-08-13来源:闻一多纪念馆 点击:
  

  闻一多、梁实秋在青岛大学   

  1928年闻一多任武汉大学文学院院长,因不适应人事纠纷,1930年辞职后,与梁实秋应老朋友(时被教育部内定为青岛大学校长的)杨振声的邀请,赴青岛大学任职,闻任文学院院长兼中文系主任,梁任外文系主任兼图书馆馆长。

  当时他们在青岛过得很潇洒,首先杨振声提议,每周末聚餐,参加者有闻一多、梁实秋、赵太侔等七位男士。后闻一多建议方令孺加入,凑成八仙之数。据梁实秋后来在《谈闻一多》中说:他们酒兴甚浓,“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三十斤一坛的花雕搬到席前,罄之而后已,薄暮入席,深夜始散。有一次胡适先生路过青岛,看到我们划拳豪饮,吓得把刻有‘戒酒’二字的戒指带上,请求免战。”

  1930年底,徐志摩在上海筹办《诗刊》,多次向闻一多催索诗稿,说“一多非帮忙不可,近年新诗,多影响显著,且尽佳者”。甚至说“多诗不来,刊即不发”。闻一多后来写成一首长诗《奇迹》,于1931年1月在《诗刊》发表,徐志摩非常高兴,说“非立即写信道谢不可”。还说:闻一多“是三年不鸣,一鸣惊人”。他写信给梁实秋说,此诗是他帮闻一多挤出来的。原来,自从1928年《死水》出版之后,闻一多专注于中国古代文学的研究,很久没有写诗,好像悄然从诗坛隐退。因此徐志摩很着急常去信催。现在《奇迹》出来了,徐志摩便以为是自己“神通之效”。

  梁实秋后来在《谈闻一多》中说:“志摩误会了,以为这首诗是他挤出来的……实际是一多在这个时候自己感情上吹起了一点涟漪,情形并不太严重,因为在情感刚刚生出一个蓓蕾的时候,就把它掐死了。但是在内心里当然有一番折腾,写出诗来仍然是那样的回肠荡气。”有人推测,这“一点涟漪”,大概是指闻一多与方令孺之间的关系。

  中文系女讲师方令孺好写诗,常向闻一多请教,闻一多对她印象很好。他们之间的来往,引起了一些流言,闻一多也察觉了。1932年春,他把妻子和孩子接来青岛,流言不攻自破。

  青岛大学在两年之内闹了三次学潮,矛头针对杨、闻、梁等,学校陷入无政府状态。1932年6月底,杨振声向教育部提出辞呈,闻一多与赵太侔、梁实秋都离开学校。7月3日,教育部下令解散青岛大学,另成立山东大学。

  闻一多返回母校清华大学任中文系教授。梁实秋被聘为北京大学外文系主任,后又兼任北京女子大学教授。1934年秋起,应胡适、梁实秋邀约,闻一多到北大兼课。

  两人虽分住城内外,但仍时相过从,并经常同赴报刊、文化团体邀请的宴会、集会。1935年闻一多的《读骚杂记》发表在梁实秋主编的天津《益世报·文学副刊》上;1935年9月,闻一多、梁实秋、顾毓琇等联袂同游大同,参观云冈石窟。吴文藻和冰心结婚周年,闻一多和梁实秋一同前往祝贺;1937年1月,梁实秋和罗隆基前往清华园看望潘光旦和闻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