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 闻一多轶事 >

闻一多与梁实秋的交往

发布时间:2009-08-13来源:闻一多纪念馆 点击:
  

  在美国初期

   


闻一多在美国芝加哥美术学院门前

             

  1922年8月闻一多到美国后,在芝加哥艺术学院学艺术,并继续写诗,他在《太阳吟》中写道:“太阳啊,刺得我心痛的太阳!/又逼走了游子的一出还乡梦,/又加他十二个时辰的九曲回肠!/……太阳啊,……神速的金乌———太阳!/让我骑着每天绕太阳一周,/也便能望见一次家乡!……”他把诗抄寄给梁实秋、吴景超,还在信中提醒:“请不要误会我想的是狭义的‘家’,不是!我所想的是中国的山川,中国的草木,中国的鸟兽,中国的屋宇,中国的人。”

  1923年暑假后,梁实秋也从清华毕业,到美国科罗拉多大学攻读英国文学,该校地处珂泉,规模不大,只有500多名学生,但周围风景很美。梁到后,立即寄给闻一多12张风景照片,本意只是想炫耀一下那些迷人的景色,没想到闻一多接到信后,事先也没有打招呼,提着小皮箱径直来了。他并非为珂泉的景色所吸引,实在是想和爱好文学的好朋友住在一起。来了以后,闻一多进入科罗拉多大学美术系学习,他们还经常出去游山逛水,攀高峰,探深谷,写生、作诗,不亦乐乎。

  闻一多生活向来不规律,各种文具、诗集以及作画用的颜料、画布、茶具等乱放,引起梁实秋的讥笑。作为回应,闻一多写了一首名为《闻一多先生的书桌》的诗,诗中幽默地虚拟地写了桌上各种用具对自己凌乱处境的埋怨。但在诗中最后一句话说:“秩序不在我能力之内。”使人感到很滑稽。

  1924年夏,梁实秋离开科罗拉多大学赴哈佛大学攻读硕士学位,闻一多同路,经芝加哥去纽约的美术学院。两人离开珂泉时,闻一多送给朋友两本心爱的诗集,梁实秋则回赠一具珐琅香炉。梁实秋回忆说:“那是北平老杨天利精制的,上面的狮子黄铜纽扣特别精致,还附一大包檀香木和檀香屑,闻一多很喜欢‘焚香默坐’的境界,认为那是东方人特有的一种妙趣,所以他特别欣赏陆放翁的两句诗,‘欲知白日飞天法,尽在焚香听雨中’,……闻一多就带着这只香炉到纽约‘白日飞升’去了。”   
参加大江学会   

  清华学校1921级和1922级的同学,许多都接受过五四运动的洗礼,在校时就关心国家大事。到美国后,看见有些中国留学生只知找女朋友玩,生活散漫,不关心政治。这些同学就想办一个团体,做些事情以唤起那些颓废同胞们。清华的留学生们曾经建立起多个通讯小组,在信中相互交流思想,取得一定共识。1924年9月,闻一多和梁实秋离开科罗拉多到达芝加哥后,与罗隆基、何浩若、吴泽霖等,联络各通讯小组,成立了大江学会(大江会)。他们的宗旨是:提倡国家主义(Nationalism,这个词和孙中山的民族主义相同,但他们认为,如译为民族主义,容易使人误会为狭隘的民族主义,因此称为国家主义更为合适);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反对军阀专横,提倡自由民主;拥护人权;主张加强建设发展经济,把国家从农业社会建设成工业社会,解决农民贫困问题。但他们反对阶级斗争,赞成以和平的手段改造政权。大江学会的纲领和宣言译成英文后,在中国留学生中广泛散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