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 闻一多研究 >

闻一多与美国意象派研究述评

发布时间:2009-08-13来源:汉江论坛 点击:
  
  再次,关于对闻一多诗歌创作影响的研究。闻一多在与意象派诗人密切交往期间,置身于美国新诗运动的浓烈氛围之中,在其直接熏陶与启发下创作了许多诗歌作品,并明显地带有意象派诗风影响的痕迹。因此一些研究者在他们的作品中进行细心寻觅、深入分析,并在相关论文中进行了具体的个案研究,取得了一些新成果。
  比如王小林的论文《闻一多与美国文学》,在第二部分阐述“在以狄丝黛尔、门罗、佛来琪为代表的意象派诗人的影响下,闻一多的诗歌创作走向诗化和现代化”的论点时,通过详细解读闻一多的两首诗《忘掉她》和《色彩》来进行论证。作者在引述薛诚之《闻一多与外国诗歌》一文所叙史实的基础上,具体地对比分析了闻一多的《忘掉她》与狄丝黛尔的Let It Be Forgotten,“发现闻一多不仅移植了原诗的意象‘一朵忘掉的花’,而且还移植了原诗的部分内容”;并通过细致分析后认为,闻一多这首诗所采用的首尾两句反复咏叹的结构形式“是从意象派诗人门罗那里借来的”,即闻一多1922年8月27日《致亲爱的朋友们》的英文信中抄录的门罗(Monroe)的英文诗Love Song。这是作者的一个新发现。但该文有些资料是转引过来的,个别地方还有讹误之处。
  有的论者还从分析具体作品人手,研究闻一多吸收与借鉴意象派的艺术表现手法。如胡绍华的论文《闻一多诗歌与英美近现代诗》指出闻一多“借鉴意象派诗歌的表现手法和艺术技巧,写出了许多富有瑰丽奇幻色彩的诗作”,进而分析了闻一多的《死水》《发现》《色彩》《奇迹》《春光》等诗运用意象化的方法,体现了运用“脱节”、隐喻、用情绪来串连诗的意象的艺术特征,认为“他从勃兴于20世纪初期的意象派中汲取不同于英美浪漫诗派的新鲜、奇谲的诗的想像力,开拓了新的诗歌题材领域和审美对象范围,也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他的情感表现方式及其艺术手法”。汪剑钊的论文《“中西艺术的宁馨儿”——闻一多的新诗与异域影响》在第三部分中也着重分析了罗厄尔喜欢渲染秋景意象的风格对闻一多诗歌创作的影响,闻一多受弗莱契注重色彩的启发创作了不少致力于诗的“绘画美 ”的成功之作。江锡铨的论文《闻一多:一座连接古今中西的“诗桥”》则从古今中西诗歌连接交融的大框架中揭示了美国意象派诗人对闻一多诗歌创作的影响,研究视域比较开阔。
  最后,关于闻一多熔铸中外文化的研究。在中外文化交融的宏观视野中研究闻一多接受意象派的影响,这是新世纪以来本课题研究的新亮点,虽然研究难度较大,但也取得了一些突破。这方面的代表作是2001年杨扬的专著《现代背景下的文化熔铸:闻一多与中外文学关系》和2005年刘介民的专著《闻一多:寻觅时空最佳点》。特别是杨扬的专著,在开阔的现代文化背景下全面系统地阐述了闻一多与中外文学的关系,认为闻一多是熔铸中外文化的集大成者。作者以一定的篇幅具体论述了美国意象派对闻一多的影响,其中有两点值得重视:一是作者所看重的并不只是闻一多的某几首诗所受到的直接影响,而更重要的是包括意象派诗人在内的芝加哥的人文环境气氛对闻一多的浸染与激励,使之焕发诗兴与文学激情,进而创作了大量的优秀诗作,出现了创作的旺盛期;二是认为意象派的诗学主张是闻一多现代格律诗论的思想来源之一,并从重视诗歌格律的音乐性、通过意象组合来实现诗的集中与凝炼、诗要表现画面和色彩等三个方面阐述了意象派对闻一多诗学理论的影响。这是到目前为止,在广阔的中外文化交融背景中阐述意象派对闻一多的影响最为充分的研究成果。

  四、几点思考与期待
  
  40多年来,闻一多与意象派关系及影响这一课题的研究经历了逐步拓展与不断深化的过程,愈来愈引起人们的重视,已经取得了许多成果,但同时也存在一些问题,需要研究者进一步地思考。 首先,这一课题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与重视。众所周知,意象派不仅是20世纪初期美国新诗运动的首倡者,而且是整个西方现代主义文学的先锋派,虽然兴盛时间并不长,但对20世纪的世界文学却产生了不可忽视的促进作用,同时也给中国现代诗坛带来了显著的影响;而闻一多则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为数不多的曾经直接置身于美国新诗潮流、亲身接受意象派诗风熏陶的诗人之一。在中国现代诗歌史上,还没有哪一位诗人与美国意象派诗人交往像他那样直接而频繁,也没有哪一位诗人阅读意象派作品像他那样兴奋与痴迷。可以说闻一多与意象派有着特殊的缘分,意象派给他带来了多层面多方位的影响。因此深入研究这一课题具有不可替代的特殊意义。但学术界对此认识与重视的程度还很不够。比如说:研究意象派对中国新诗影响的论文中,阐述意象派对胡适、现代诗派、九叶诗派的影响比较多,而对闻一多所受影响则涉及比较少;1983年以来虽然先后召开了多次闻一多学术研讨会,但很少有人专题论述这一课题;过去的研究成果多数不是以本课题的专题论文或专著形式出现,而是包涵在其他课题的阐述之中;到目前为止不仅没有出现本课题的研究述评,即使在闻一多总体研究的述评文章或专著中也都没有对本课题的研究状况作出应有的评述。笔者认为,这种状况与这一课题的重要价值不甚相称。这一方面说明了本课题的研究成果还不显著,另一方面也反映出虽然有了一些成果但还没有引起专家们的重视。所以难怪闻黎明这样感叹道:“芝加哥文艺复兴运动对他(指闻一多 ——引者注)的诗风影响是那么深刻,可惜它似乎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中国闻一多研究会会长、武汉大学教授陆耀东在2004年闻一多国际学术研讨会的开幕词中也曾经反复呼吁人们进一步重视“闻一多与美国新诗运动(意象派)”等课题。我们真诚地期待这一呼吁能得到学术界的积极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