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 闻一多研究 >

闻一多与美国意象派研究述评

发布时间:2009-08-13来源:汉江论坛 点击:
  
  总之,本阶段有关研究资料的逐步发掘与整合,本身就是闻一多研究的重要成果,而且还为此后的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自然也给本课题的研究提供了不断拓展的有利条件。
  
  三、研究的不断拓展(1994~2007年)
  
  自从新版《闻一多全集》和《闻一多年谱长编》相继问世之后,闻一多与意象派关系及影响的研究,也与闻一多其他方面的研究一样出现了不断拓展的态势,研究者注意从各个不同的侧面和多种不同的角度展开探索与思考,取得了令人可喜的研究成果。下面主要从四个方面进行概要的评述:
  首先,关于闻一多专论意象派的英文书信的研究。闻一多的这封英文书信,即收入1993年版《闻一多全集》的1922年8月27日用英文写给清华文学社社友的信《致亲爱的朋友们》。因为这封英文书信是专题评述美国意象派诗歌运动及其诗人诗作的重要文献,所以引起了许多研究者的重视。
  最早对这封书信产生兴趣并作了较多研究的是日本学者铃木义昭。他在1997年发表了论文《闻一多与胡适“八不主义”——以意象主义为中介》,主要有三点贡献:一是比较分析了胡适与闻一多所受意象派影响的不同特点;二是第一次通过闻一多的英文书信阐述了闻一多所受意象派的具体影响;三是剖析了闻一多的格律论与意象派诗人“多音节散文”主张的类似点。2004年铃木义昭又翻译了这封英文书信,以《闻一多给清华文学会友人们的一封英文信》为题发表,同时还发表了《闻一多之书信——英文篇》的阐释性文章,细致评析了闻一多这封英文书信的主要内容,包括闻一多对美国新文学运动的看法、对意象派诗人诗作的兴趣、对意象派教条的理解等,表达了自己的一些认识。但是,铃木义昭的论文与翻译中还有值得推敲之处。
  此外薛欣欣、王小林等人也在各自的论文中对闻一多的这封英文书信进行了探讨:薛欣欣的《意象主义研究在中国》,在涉及闻一多的部分以这封英文书信为主要依据充分肯定了闻一多向中国介绍意象主义的重要贡献,认为“第一个真正自觉地、有目的地把意象主义介绍到中国来的是闻一多。……闻一多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对意象主义介绍最为有力的人”。王小林的《闻一多与美国文学》叙述闻一多与意象派诗人的交往情况比较详实,对闻一多英文书信的内容阐述得也比较细致。
  其次,关于闻一多诗学理论渊源的研究。新格律诗理论是闻一多在中国现代诗坛上影响最大的诗学理论,它的孕育与成熟经历了一个较长的过程,其间受到了古今中外许多诗学观点的影响,而意象派的影响正好处于这一过程的关键节点上,受到了一些研究者的特别关注。1994年荣挺进的论文《闻一多新格律诗理论的艺术渊源》在全面考察闻一多新格律诗理论的深厚背景的基础上,专门列出一个部分(第三部分)从“精心讲究意象的捕捉,锤炼语言词藻,试验诗歌节奏与韵律的音乐性”等方面分析意象派对闻一多新格律诗理论的影响。而2003年王小林的论文《闻一多与美国文学》则在相关部分紧扣意象派的6条原则与闻一多的“三美”诗论进行立论,认为“由于闻一多完全赞同意象派的6条原则,因此,这6条原则对他的新诗理论的建构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并将闻一多的“三美”诗论与意象派的6条原则进行逐条比照,认为其中的音乐美、绘画美与意象派诗论“相对应”,具有明显的受影响的痕迹。此外2006年胡绍华的论文《闻一多诗歌与英美近现代诗》也用较大的篇幅侧重阐述了闻一多的“三美”诗论与意象派诗学理论的精神联系。
  特别令人欣喜的是,本阶段还出版了一部系统研究闻一多诗学观点的专著,即陈卫的《闻一多诗学论》,分别从意象、幻象、情感、格律、技巧等5 个方面阐释了闻一多诗学的丰富内涵,得到其博士生导师陆耀东的好评。该书在第一章“意象论”中认为“闻一多的意象观与英美意象主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并且分析了闻一多接触意象主义后意象观的新转变:“将意象看成是由情感和意志共同作用形成的思想凝结物,默认它的历时性与共时性及其蕴含的文化意味,这种思想在他同时期的诗歌创作中体现得更为明显。一般说来,他都注意了用意象作思想的象征物,用它来传递‘感性与理性’相交融的‘那一堆思想’。”根据这一基本观点,作者在这一章中细致地分析了闻一多诗歌中自然意象系统和人文意象系统及其意象的美学特征。但使人感到遗憾的是,作者在具体分析过程中未能对意象主义影响闻一多意象理论与诗歌创作的实际情况作出相应的进一步阐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