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 闻一多研究 >

闻一多与美国意象派研究述评

发布时间:2009-08-13来源:汉江论坛 点击:
  
  综上所述,这一阶段的研究属于各自独立的散点研究,仅有少数人因其好友或学生的特殊身份以及在美考察或查阅手稿的便利条件,掌握了闻一多与意象派诗人交往的一些资料,但对这一课题的研究还没有显著的自觉意识,因而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未能引起更多研究者的关注。但可喜的是,在台湾、香港、大陆以及美国等海内外许多地方都开始有人关注这一内容,这对此后的研究起到了提示与启发的作用,并打下了初步的基础。
  二、资料的逐步发掘(1983~1994年)
  
  闻一多与美国意象派的交往情况主要是从他当年给朋友与家人的一些书信中反映出来的。但由于资料收集的困难,这方面的书信大多数未能收入 1948年开明版的《闻一多全集》,“庚集”收录的38封书信中只有3封信零星地提及有关情况。直到1983年,闻一多夫人高真开始收集、整理闻一多的大量书信,并陆续发表于1983年第3期至1985年第1期的《新文学史料》,其中大部分为第一次公开发表。在此基础上,闻铭、王克私编辑出版了《闻一多书信选集》,共收集了闻一多的书信176封,其中有9封信谈到了闻一多与意象派诗人的交往,并可窥见闻一多所受的一些影响。这些书信资料的不断发掘与整理面世,逐步激发了研究者对闻一多与意象派这一课题的自觉意识,引起了人们对这一课题多方面的关注与重视。
  最早对这一课题产生自觉研究意识的学者是方仁念,他于1985年专门编辑出版了《闻一多在美国》,将许芥昱(Kai—Yu Hsu)所著《闻一多》(WENI—TO)的第三章译成中文收入其中,并将第二部分的小标题直接译为“在芝加哥的生活(1922年8~1923年9月) ——蒙若、桑德堡和洛威尔”,直接而醒目地标示出闻一多与意象派诗人的关系,而且在“后记”中以一定的篇幅重点叙述了闻一多与美国意象派诗人尤妮斯·娣简丝(Eunice Tietjens)、蒙若(Hariet Monroe)、狄丝黛尔(Sara TeasdNe)、艾略特、弗莱契、罗厄尔等诗人的交往及所受影响。方仁念考察的眼光相对而言比较开阔一些,不仅涉及到了较多的意象派诗人,而且开始注意到他们对闻一多的多方面影响。但需要指出的是:方仁念所提到的有些诗人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意象派,不过这些诗人或与意象派诗人有过交往,或受其影响也写过意象诗,他们与意象派诗人一起创造了美国新诗文化的浓厚氛围,而正是这种氛围熏陶了闻一多,激发了闻一多,对他的诗歌创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本阶段还有一篇具有独特角度与价值的论文,即1987年吴诠元发表的长篇论文《试论美术对闻一多的影响》,其中第二部分从美术这一角度具体地论述了美国意象派对闻一多的多方面影响及其原因:“对色彩的喜爱成了他钟爱意象派的契机,他要仿效意象派风格来写诗,他要学习意象派在诗里赋色的技巧。 ”并列举了弗莱契诗中的色彩激起了他的快乐,唤醒了他的感觉,罗厄尔提倡“写意象”、“表现细节”、重视绘画效果的观点影响了他的诗作与诗论。作者还分析了闻一多与意象派同样受印象主义的影响,认为“他对印象主义美术的研究,能够帮助他更透彻地理解意象派的诗歌主张”。文章第三部分中讲到闻一多的绘画美时,又提到闻一多注意字体演变,注意汉字的象形性、暗示性,“可说与佛来琪的诗句相呼应”。这篇论文虽然论述的重点不同,但细致分析了闻一多接受意象派的契机与原因,而且着重从绘画美的角度详细阐述了意象派对闻一多的具体影响,对本课题的研究具有一定的价值。
  到1992年,闻黎明以闻一多后代掌握大量第一手资料的得天独厚的优势撰写出版了《闻一多传》。该书共11章,其中第三章“留学”里有一部分不仅介绍了闻一多在芝加哥与美国诗人特别是意象派诗人的一些交往,如与浦西夫人(Mrs.Bush)、桑德堡、门罗(Harriet Monroe,一译蒙若)、海德夫人(Eunice Tietjens)、罗厄尔、弗莱契、温特等美国文化名人的交往与友情,而且简要评述了美国意象主义新诗运动及其诗人诗作对闻一多的影响,认为“闻一多有幸认识他们,实在又是次难得的机遇,他此时期的一些诗作,不难发现这方面影响的痕迹”。
  在资料的发掘与整合方面,本阶段还有两项重要成果:一是以武汉大学孙党伯为首的一批专家学者先后花费十多年的时间和精力重新整理编辑了新版《闻一多全集》(全12册),于1993年由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至目前为止收集闻一多著作资料最完备的名副其实的“全集”,其中有更多的资料能够反映闻一多与意象派交往及其所受影响的情况,特别是1922年8月27日《致亲爱的朋友们》的英文书信,非常直接而详细地阐述了闻一多对意象派诗歌运动及其诗人诗作的认识与理解,是本课题研究的一份具有重大价值的文献资料。二是闻黎明与侯菊坤编撰了84万字的编年体史学著作《闻一多年谱长编》,于1994年由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在叙述闻一多1922年至1923年期间的经历时,按时间顺序穿插叙述了闻一多与美国意象派交往的详细情况,为本课题的研究者提供了系统而可靠的资料。当然,这本书由于体例与内容的限制没有详细阐述闻一多所受意象派的具体影响,但其史料价值是极其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