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 闻一多研究 >

闻一多与中国现代学术文化

发布时间:2009-08-13来源:汉江论坛 点击:
  
  闻一多开始学术研究时并未即用朴学方法,我们从他1928年和1929年所发表的《杜甫》和《庄子》看,那是非常优美的散文化学术论文,基本没有考据学的痕迹。只是他已经开始注重史料的收集、整理、汇编,其后特别是在唐诗研究上,积累了大量的文学材料,从此进入到史料的考证上,对杜甫的研究也转向年谱会笺和郊游考略,既而进行岑参的系年考证。特别到他进入清华大学,研究诗经和楚辞时,就更明确地使用朴学方法了。他所谓“向内走”的路,从方法论上讲,一定程度上还是指用朴学的路径走进传统古籍中。最后能够走通,大多还是得力于对朴学方法的熟练运用。将自我的精神生命寄托于古籍考据中,对他来讲也许是最好的解脱现实矛盾和心灵痛苦的方法。从诗到考证,看起来距离是比较大的,一是情感的、想象的、热烈的;一是理智的、科学的、冷静的。闻一多较快地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与他当时的现实感受、生活体验、思想矛盾所带来的生活方式的变化有密切关系。他要忍耐现实的痛苦,他要压抑自我的感情,朴学的考证方法给他提供了另外一种生活和学术研究上的“格律形式”。从此,他的思想感情、精神才智全部消磨在了古籍研究中,框范在以朴学方法释古的学术研究中了。闻一多研究古代文学,从总体上说是先从考证开始,高度重视朴学方法的。据季镇淮先生说,闻一多崇拜乾嘉学派中皖派的王念孙、王引之,以他们的著作为经典置之案头,随时考察阅读。他的唐诗研究、诗经研究、楚辞研究、诸子研究、神话研究,甚至文学史研究,无不贯穿着这种朴学精神,更有纯粹的古文字学研究。他的目的只在于返回到各部古籍的时代,还古籍以本来面目。
  但是,闻一多作为现代学者,泽沐欧风美雨,浸润于“五四”现代学术氛围中,既掌握多种现代科学方法和各种现代美学理论,又具有一种创造性的现代思维,他绝不会只囿于朴学传统中。朴学方法更不会是他学术研究的唯一方法,考证学层面的研究也不是他研究的全部内容。闻一多对文字学、训诂学、校勘学、史料学的研究是他全部研究的基础,他的考据不是为了考据而考据。这一点也使他鲜明地区别于清代汉学家们。闻一多的研究在方法论上是多元化的、开放的。他以考据方法为基础,用不同的方法来把握、理解和阐释对象,最终目的是进入到研究的更高层面,即文学的、文化学的整体把握,也就是他所说的,经过对中国传统文化文学的认识和理解,写出一部“诗的史”。
  闻一多生于新旧文化转换之际,个人文化心理结构中同时容纳了古今中外各种文化思想。从本质上说,他更是一个具有现代文化思想素养的学人,而出国留学的经历使他具备了西方文化思想和西方学术方法。现代西方各种科学的人文的方法论思想深刻地影响着他。据梁实秋回忆,在青岛大学时,闻一多研究《诗经》,曾和梁实秋讨论过研究《诗经》的方法,同时从图书馆索借莎士比亚的版本为参考,认为中国文学虽然内容丰美,但是研究的方法实在是太落后了②。研究《诗经》而借阅莎士比亚作品版本为参考,这实际表明闻一多不会满足于传统旧法的研究,而有意识地在中西比较中观照中国文学了。闻一多采用朴学方法,但非照搬,而有自己鲜明的特征:第一,他不像乾嘉学派那样只限于考经或其他专书的考证,而是视野广阔,经史子集无不涉足,由专书的研究、专题的考证而综合观照一个时代,进一步观照整个中国历史的文化。正是因为研究范围的不断扩展和深入,他才具有了一种史家的宏阔意识,由唐诗而溯源到上古文学,包含了一种深厚的历史感。第二,在朴学考据方法的基础上,同时还采用了多种现代科学方法,包括各个学科的方法,尤其是研究《诗经》,除文字学、训诂学、音韵学的方法外, 还运用神话学、民族学、生物学、民俗学、文化人类学、社会学、历史学等多种方法。1934年5月闻一多发表《匡斋尺牍》,对《周南·芣苡》一诗的解读就是多种方法综合运用而进行《诗经》研究的。他运用音韵学、训诂学、植物学、生物学、社会学、神话学、民族学、美学等多种学科的方法理论来综合地读解这首诗。第三,闻一多的朴学精神中包裹的是诗人的激情,在冷冰冰的朴学考证中使人感受到一种内在的感情。尽管他曾说在诗经研究中采取历史的态度,但还是视之为诗, 从诗美的角度加以鉴赏。他的《唐诗杂论》诸论文便是一篇篇诗化的论文。楚辞研究的情感表现更加突出,他通过考证而论定屈原的社会地位进而认识他伟大的诗人人格。第四,多学科方法的运用使他具备了一种整体的文化意识,将纵向的一部诗史提升为一种横向的整体文化,然后加以反思。闻一多的研究到40年代愈益增加了社会学和文化学成分,将文学放归到整个文化中加以观照,通过文学史的构想体现出他整体的文学史观和文化意识。这是一种融汇中外、贯通古今的大文学史观。朴学的考证最终还是为了经世致用的。所以,他后期从理性和情感的结合上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了总结和批判,最后表明了自己对传统文化的态度,已不像先前那样赞美,而是坚决的批判。第五,学术研究的方法论特征正是一个学者的个性体现。这种由微观到宏观、由诗歌到文化、由朴学方法到现代科学的人文的多种方法的综合,由传统到现代、由研究方法到研究内容的变化,以及最后与现实的结合而成一首“史的诗”,正是闻一多的个性特征的体现,表现在研究上,就是他的学术个性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