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 闻一多研究 >

传统与现代的完美结合

发布时间:2009-08-13来源:江汉论坛 点击:
  
  对于《诗经》,闻一多因在传统研究的基础上,又成功运用“外来的观念”,而有众多的文化发现。
  《诗》在成为了“经”之后,就被政教观所左右,汉代虽有四家诗,却正如清人程廷祚《诗论十三》所说:“汉儒言诗,不出美刺二端。”宋儒欲破汉学樊篱,多疑《诗序》,但由于训诂不及汉人,终难从根本上动摇成说。清儒以汉学斥宋学,训诂成就逾于汉人,对《诗经》所作的文学研究,也远较古人深入。闻一多本着要“ 真”而不要“神圣”,了解“诗人”而非“圣人”之旨,论《狼跋》、《兔罝》等诗,是在训诂的基础上作文学的文化学、社会学研究,体现出他研究《诗经》的独特性。他的著名论文《<诗经>的性欲观》尤其针对淮南王刘安所说的“国风好色而不淫,小雅怨诽而不乱”,提出了“好色而淫”的观点,并以研究性欲的方法来研究《诗经》,以了解其真相。虽说所论难以让人全都首肯,但他在文中所说,堪称是振聋发聩:“不管十五国风里那大多数的诗,是淫诗,还是刺淫的诗,即便退一步来讲,承认都是刺淫的诗,也得有淫,然后才可刺。认清了《左传》是一部秽史,《诗经》是一部淫诗,我们才能看到春秋时代的真面目。”这对于悠久的尊古敬古传统,无疑是巨大的挑战,对经“圣人”点化的“经”,则是彻底的颠覆,所使用的方法,也因其科学性而使他的研究具有文化还原的性质。
  闻一多“用‘诗经时代’的眼光读《诗经》”,在揭示其性欲表现之后,进而寻找此中的生殖崇拜痕迹。如果说,前者的理论基础是弗洛伊德的泛性论,那么后者却是恩格斯“种的蕃衍”理论。闻一多为讲述上古文学史,曾广泛阅读中外的社会学、人类学专著,其中就有摩尔根与恩格斯的著作。以生殖崇拜研究《诗经》,他的《匡斋尺牍》对《周南·芣苡》的论析,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从“芣苡”的释名入手,认为古籍中以芣苡“宜子”,而从音韵学来讲,芣苡的本意即“胚胎”, 认为《芣苡》是“母性本能的最赤裸最响亮的呼声”。从社会学来看,宗法社会中的女人是为种族传递并繁衍生机而存在的,“前有本能的引诱,后有环境的鞭策, 在某种社会状态之下,凡是女性,生子的欲望没有不强烈的”。由芣苡之多子,推而及于《唐风·椒聊》,都可用生殖崇拜观照之。以此相推,对国风中的“忧”、 “施”、“食”、“饥”、“饱”等词语,他都视作表现性欲的廋语,并有自己严谨而独到的考证。至于他的《说鱼》一文,论述了鱼作为性的象征,由数十首民歌上溯先秦典籍,从鱼这一“原始心象”的演变细寻远古祖先的“心理残迹”。这一发现启发了后人。当代的研究在继续证实着闻一多所论,提供了更多的民间文艺证据。
  闻一多揭示《诗经》中的生殖崇拜,尤其深刻地表现在探讨姜嫄及高唐神女这两篇重要论文中。《姜嫄履大人迹考》是对周人始祖诞生传说的科学考证,闻一多剥去《诗·大雅·生民》的神圣面纱,考出姜嫄履大人迹而感孕,其实是姜嫄耕而与人野合以至有身。《高唐神女传说之分析》跨越《诗经》与《楚辞》,在流变中探究原型,从社、桑、高禖祀典等礼俗中,找到了生殖崇拜与原始宗教关系的文化信息,给人以很大的启示。
  生殖崇拜其实已经涉及巫术观念。闻一多论《芣苡》时指出:“……芣胚并‘不’之孳乳字,‘芣苡’之音近‘胚胎’,故根据类似律(声音类近)之魔术观念,以为食芣苡即能受胎而生子。”在解决了训诂的问题后,又道出了其中的巫术观念。《诗经通义》解释《邶风·匏有苦叶》而引发出关于安排嫁娶之时的议论。闻一多指出,《诗经》中所见婚期以春天最多,秋天二见,原因在于“初民根据其感应魔术原理,以为行夫妇之事,可以助五谷之蕃育,故嫁娶必于二月农事作始之时行之 ”。而《高唐神女传说之分析》也接触到这一问题,文中以“云雨”的纽带连接起诸多复杂的关系,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在农业时代,神能赐予人类最大的恩惠莫过于雨——能长养百谷的雨。……先妣能致雨,而虹与雨是有因果关系的,于是便以虹为先妣之灵,因而虹便成为一个女子。”在“神女”——“奔女”的转型、流变中,闻一多揭示出农业文化的背景和巫术的原始意象,其众多的证据和严密推演,足以让人信服。
  闻一多从西方经典著作中汲取营养,以巫术观念观照《诗经》,将两千年来神圣与理性的外衣剥去,还其原始的本来面目,确实是“取异族之故书与吾国之旧籍互相补正”,尤其是“取外来之观念与固有之材料互相参证”的成功体现。


  注释:
  ①②⑧⑨⑩[12] 《闻一多全集》第12卷,湖北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431-432、445-446、270、435、368、434页。
  ③⑦[13] 梁启超:《清代学术概论》,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年版,第62、47、11-12页。
  ④ 柳诒徵:《中国文化史》上卷,东方出版中心1988年版,第142页。
  ⑤ 李镜池:《周易通义·前言》,中华书局1981年版,第9页。
  ⑥《闻一多全集》第10卷,湖北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89-190页。
  [11] 参见梁启超《论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版,第119-120页。
  [14] 王康:《闻一多传》,湖北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215页。

  邓乔彬 赵晓岚 《江汉论坛》 2006年第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