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 闻一多研究 >

美国对李公朴、闻一多被刺事件的反应与对策

发布时间:2009-08-13来源:江汉论坛 点击:
  

  一、马歇尔对李闻被刺的反应

  李闻惨案发生后,美国许多团体要求停止对华援助。1946年7月20日,《纽约邮报》在社论中建议马歇尔正告蒋介石,要其“立即停止用暗杀为政治武器,并决心解除内战威胁”,否则“美国将断绝租借援华”①。21日,合众社纽约电中,报导了哈佛、哥伦比亚等大学53位教授,为李闻事件联名致电杜鲁门总统、代理国务卿艾奇逊及美国国会表示抗议②。他们要求“美国政府必须立刻撤退其驻华军队,在中国尚未成立民主之联合政府之前,美国必须停止对其一切军事及财政援助”③。

  美国的舆论令扶持国民党的美国政府感到难堪,由此对蒋介石产生了不满,并将美国总统特使、身负调停国共矛盾的马歇尔置于尴尬之地。7月17日上午,马歇尔与周恩来在南京海宁路5号举行会谈,当时,周谈到闻一多继李公朴之后紧接着被刺身亡时很激动,说:闻一多不仅是留美学生、诗人,还是胡适的朋友。周这样提出问题,显然是想借用胡适在国内自由主义精神领袖的地位,来强调闻一多被刺的严重性。马歇尔也不加掩饰地承认自己也同周恩来“一样的震惊和憎恶”,并且认为国民党“应该知道让这种事泛滥会有什么结果”。不过,这位身负调停重任的总统特使,并不希望李闻事件与蒋介石有直接关联,而是“希望暗杀起因于地方上的仇恨,是地方的决定”。当然,马歇尔不敢为蒋介石打保票,他深知“昆明早就有这样的问题”,因为他“刚到中国时就有学生在那里被杀害”④。会谈结束前,马歇尔表示他要与司徒雷登午餐时,再看看昆明有什么报告,然后商量能做些什么⑤。会谈后,马歇尔立即向美国国务卿贝尔纳斯汇报了李闻事件。

  在美国外交档案中,保存着美国驻昆明领事馆领事斯普劳斯当时给大使馆的一份报告。这份报告指出:

  李被暗杀后,在大学的开明人士中引起了强烈的谴责。然而,他们不相信自己受到了威胁,因为大家感到,李是一个实干的政治活动家而不是一个知识分子,尽管他们自己也接到了可能有危险的警告,但这种感觉还是存在的,可是,闻一多被暗杀使局势完全改观,因为闻是开明人士中的佼佼者,受到知识界的高度敬仰。⑥

  鉴于深感蒋介石对中共成见太深,鉴于国共双方的军事摩擦不仅始终未停而且蔓延的趋势愈加显著,马歇尔担心难以完成杜鲁门总统交给他的来华使命。在这种情况下,不希望因李闻事件干扰其努力目标的马歇尔,当即决定向蒋介石提出调查处理李闻事件的要求。

  马歇尔与周恩来会谈的当天下午,与新任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同机自南京飞至牯岭,会见在那里避暑的蒋介石。晚宴后,马歇尔向蒋介石郑重指出李闻惨案足以对居中调停的美国带来负面影响。他说:“这次暗杀针对了中国最有教养的一群人,其中许多人是从美国的大学毕业的,美国人会把他们的贡献同那些受教育较少的打内战的军事领导人相比”,所以美国舆论肯定“对蒋不利”⑦。与马歇尔一起和蒋介石会谈的司徒雷登,也坦率表示国民党政府“已在知识分子和大众中逐渐失去号召力”,而“最近的谋杀造成的极大的恐惶”,也使“人们普遍认为这是对政治思想和行为进行压制的开始”。为此,司徒雷登建议蒋采取三项措施:“一,公开声明中央政府不赞成谋杀;二,解除对报纸的限制;三,召开政协会议作为建立立宪政府的开端。”⑧

  蒋介石不能无视司徒雷登提出的建议,也不愿意背上治国无能的骂名,于是匆匆责令行政院发出一道保障人民安全的命令⑨。以通令形式命令各级政府“对于政治党派人士特加保护”,这在国民党统治史上却还是头一次,尽管促成这个通令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马歇尔和司徒雷登的态度无疑是重要因素之一。